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律所简介 律师团队 执业领域 业绩荣誉 典型案例 律师论坛 招贤纳士
法律观点
留言咨询
站内查询
·甘肃天问律师事务所成功入选兰州市政府法...
·我所孟伯浩律师受邀为兰州市法制干部培训...
·甘肃天问律师事务所庆祝建党节暨全所半年...
·周强:弘扬人民司法传统 深入推进司法改...
·甘肃天问律师事务所下乡走访确保把“联村...
·省司法厅召开双联行动法律服务直通车部分...
·全国律协巡回讲师团正式启动
·西宁律师进千企开展法律服务
·数说中国律师发展
·甘肃白银平川区原纪委监察干部潜逃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法律观点
小学生监考干部 “非常规”举措引发争议
出处 | 时间 | 2009-7-31  
 
 
作者: 李云路 朱国亮 韩传号    发布时间: 2009-07-31 08:36:45 
--------------------------------------------------------------------------------

    中国西北省份甘肃一区县在最近的一次干部公开竞职考试中启用了18名小学生作为“监考官”。 
  小学生当“监考官” 揪出25名作弊干警


    据兰州晨报报道,7月26日,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在全区公检法系统竞职笔试中,突破常规思维,聘请18名少先队员担当“监考官”,结果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小学生“秉公执法”,当场抓住25名作弊考生。此举因“大人的事小孩干”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 


    值得关注的是,这场120分钟的笔试共有25人因作弊被取消了竞职资格,而18名小学生平均每人揪出一名作弊者。 


    这次让小孩揭露大人不敢揭露考试舞弊者的做法,有如现实版的“皇帝的新装”,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争议。 


    采取这一“非常规”举措的是位于河西走廊东端的武威市凉州区。凉州区委组织部长黄霓对记者说,凉州区7月26日举行全区公开竞职笔试,在公检法干警中公开选择24名正科级和42名副科级审判员、检察员、侦查员,参加考试共有265人。 


    黄霓说,为确保竞职工作公开、透明,在抽调区纪委、组织部干部和武威市六中教师担任主、监考的基础上,选择18名少先队员担任监考,对笔试全过程进行监督。 

这些小小监考官也被称为“红领巾”监考,均是当地一所学校5年级的学生,年龄12岁左右,品学兼优。 


    之所以选择小学生担任干部公开竞职考试的监考,中共凉州区委组织部向新华社记者提供的书面材料称:“这是一种突破常规的思维,是在干部选任监督中进行的尝试和探索。” 


    凉州区委组织部称,“红领巾”监考让参加的成人具有压力感,从行为监督上升到一种道德层次的监督,用孩子的纯真激发成人遵守考场纪律的自觉意识,“红领巾监考”考虑的问题少,能认真完成老师交给的任务,做到“秉公执法”。 


    黄霓说:“考试中的作弊者,多出于侥幸心理,我们就是要通过这种特殊的监考,打消他们的侥幸心理。如果用成年人监考,他们顾虑多,容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据介绍,考试前一天,18名少先队员和成年监考人员还一起接受了考前培训。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考试中的作弊者当场并没有被取消考试资格,而是完成了考试过程。黄霓说,25名作弊者中,有20人实际上考试成绩及格,“但我们在发给作弊者单位的成绩单上备注,此人因作弊被取消竞职资格。”黄霓说:“没有当场取消竞职资格,这是为了保护孩子们。考前培训时就特意提醒孩子们,遇到作弊的不要发生冲突,先提醒,然后登记作弊者的考号就可以了。” 

  凉州区这种“非常规”举措传出后,在网络上迅速成为热点话题。 


    支持者认为,这一举措有创意,值得推广,孩子天真无邪,不会中庸之道,监考更公正公平;反对者认为,这是儿戏,荒唐,可笑又可悲,孩子缺乏胜任监考官的能力。还有很多的网民则在悲叹中国执法之难,认为这种本应由大人来承担的工作、责任,竟要靠孩子来维持,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中共凉州区委组织部还称,凉州是人口大区,公职人员19877人,行政事业单位干部15623人,科级干部1769人,干部基数大,领导岗位少、配置压力大。 


    黄霓认为,这次监考,对于18名少先队员来说也是一种实践锻炼,增强了他们的责任感,收获很大,这是大部分学生的主流意见,并且“他们都是自愿的”。 


    来自和平街小学的“红领巾”监考亮亮(化名)说:“作为一名少先队员,能给叔叔阿姨当监考,我觉得很新奇。有了这次经历,我懂得在平时的学习中要刻苦努力,只有这样,才能在考场中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考出优异成绩。” 


    兰州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包国宪长期从事地方政府绩效评价的考核研究,他说:“我能理解这是一种无奈的举措,但这种举措显然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难以持续下去,也难以大范围推广。我们还需要找到更好的办法来取代它。”

    甘肃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包晓霞表示,这种做法算不上什么创举,相反令人感到荒唐,可悲。“表面看是一种创新,实质是有关人员在逃避应承担的责任。”包晓霞说,“这件事也折射出中国法治建设中的一大难题,建章立制不少,执行却很难。” 

 评论标题  评论人  时间
 尚无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姓名
 评论内容
 
Copyright @ 2019 www.gstw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天问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宏点网络 设计制作  陇ICP备08100182号